愛你們,我的老師們!

 

姜萍(美國)

 

我有幸參加了海外華文女作家在廈門召開的雙年會。這是一次文學的盛會,有來自世界各國和臺灣、香港、大陸的華文作家,很多名作家、詩人都出席了,像陳若曦、張純瑛、顧月華、吳玲瑤、還有特邀的貴賓余光中、席慕蓉和舒婷等文學界的巨人。

 

我是後輩,我是新人,當要求我們新會員上臺講話時,我特別激動,覺得心中有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講起。因為在座的都是我的老師,我的偶像,我崇拜的文學家、作家、詩人。

 

我像學生的畢業答辯一樣,緊張、忐忑、甚至哆嗦。

 

我初學寫作,能有這麼多的前輩引導、指導和支援,太幸運的機緣!

 

各位老師我都是從報紙書本上認識的,他們的作品文字給了我深深的教誨,給了我廣博的知識,於是我成了他們的粉絲,像追星族一樣追隨他們,把他們的作品收藏起來,把報上的文章剪下來收藏。

 

像顧月華老師,6年前我在《世界日報》的周刊看到她寫的〈與猶太人為伍〉,引起我強烈的共鳴,我反復讀了許多遍,我驚喜地發現我和作者有很多共通之處,是紙上知音,因而對她產生崇敬的心情。後來我在雅虎寫博客,幸運地遇到顧老師,立刻成為顧老師的忠實粉絲。顧老師的文字功夫深厚,文章立意深刻,她犀利的筆直戳到靈魂深處。我們雅虎的網友都非常崇拜她。我的書《大洋彼岸的風花雪月》出版前,出版社說要請名人寫個序。我冒昧地給未曾謀面的顧老師發了一個請求,顧老師非常爽快地答應,而且迅速地寫了一篇生動清晰的序言,鼓勵我繼續努力寫作,也為我的書在網上暢銷大大的推動了一把。

 

比我年輕很多的張慈,視角獨特,思維敏感,文字寫得滋滋有味,讓人愛讀愛看愛不釋手。她寫自己的家庭,她寫的懷念李大姐,筆法精湛,談吐幽默,是獨樹一幟的天才作家。

 

會長張純瑛和吳玲瑤也是早就耳熟能詳的大作家。當我把樣書寄給吳玲瑤時,我都不敢相信,我居然與報紙上的名人直接聯繫上了。她收到我的郵件後,還多次給我打電話,一點架子也沒有!她來南加州講演,事先就通知我。看到我出席後,她還打電話向我表示感謝。

 

我被批准入會,張純瑛會長親自發郵件給我,石破天驚!受寵若驚!就是那個紅學專家,大名鼎鼎的臺灣旅美作家張純瑛嗎?! 就是這個張純瑛老師事無巨細,每個問題都親自寫郵件給我,不厭其煩地回答我的愚蠢的問題。

 

我讀了雲霞的博客,受益匪淺。她的文字,真摯細膩,溫馨溫暖,充滿親情和友情,讓我看到一個才華橫溢的溫柔女人。由於受的教育不同,表達方式也有很大差異。我們是被社會被長輩恨不成鋼的一代人,寫出來的東西也像鋼鐵,硬邦邦的,所以更加喜歡和欣賞雲霞這種柔軟的、文學的寫作風格。

 

章緣文章錦繡如其人,看其月貳寫夏先生,文字洋洋灑灑,就像秋後豐收的紫葡萄,一串串,一粒粒,飽滿堅實。我咀嚼著,玩味著,回甘、陶醉。

 

有著播音員嗓音的陳瑞林,經常佔據著報紙的版面,她的文字雍容大氣厚重。我老覺得陳瑞林和章緣是綠肥紅瘦,各領千秋。

 

剛剛認識的洪玉芬,在小金門島用午餐時,我「搶得」她的兩本書。剛翻開書看了一小段就被折服,這文字寫得太好了,像紅豆一顆一顆,直讓人相思,思親人,思故鄉。

 

一直欽佩的作家張翎這次沒有出席。根據她的《餘震》改編的電影《唐山大地震》,我看了好幾遍,每次看到母女相認時都會熱淚盈眶。她說:「工作是用來走路的腳,寫作是用來飛翔的翅膀。長期只用腳走路,會感到疲倦,長久地在天空飛翔,會精神孤獨。」——這段話被我抄寫在筆記本上。

 

還有很多作家我只聞其名,未拜讀過他們的作品,非常慚愧。比如陳若曦,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她。這次榮幸地見到她,她是那樣樸實、敦厚,溫文爾雅,和藹可親,當我想和她合影時,她一點架子沒有,一點也不推辭,平和地與我站在一起。從廈門返京之後,與朋友聊天,說,我見到了陳若曦,不料,我朋友激動地說,那是名揚四海、著名的大作家誒!

 

一本薄薄的通訊錄,讓我想起一個詞:diamond cuts diamond。 這名錄裏的人物都是文學界的精英!都是文采超群、實力雄厚、旗鼓相當的重量級作家。他們都是我傾慕的人,我幸運地坐在台下,直接聆聽他們的聲音。還能在會下和他們交談、合影,當面請教,真是幸運。

 

我半路入行,學疏才淺,不敢有文學夢,因為我曾是一個懼怕作文課的學生。退休以後,我想把我的人生經歷寫出來給大家分享,才開始學習寫作。

 

能加入這個團體是我最大的榮幸。環顧左右俱鴻儒,縱觀東西皆吾師。我這拙笨的學藝者,今後要在這塊肥沃的文學土地上耕耘不殆,以勤補拙,堅定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希望能產生飛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