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會大師

 

劉渝(美國)

 

我常說自己有點自閉症,很少參加團體活動。即使這次,也僅是第二回參加海外華文女作家雙年會。非常感謝負責人的熱忱周到和雙城主辦單位的勞心勞力。文學論談,使我得益良多。而身處山明水秀中,洗滌我的心靈;還帶回一本設計高雅的書 《海外女作家的人間煙火》,以及一個美麗精緻的漆線雕盤作為永久的紀念。

 

抵達廈門時,心中念念不忘哥哥交代我的事:「看見余光中時,一定要替我問好。我們是多年的好友,只因一件陰錯陽差的事,失去聯絡,你一定要替我表達我的歉意啊!」

 

我真高興負此重任。和哥哥相差七歲。他一向功課頂尖,我卻只愛看閒書。我常在考試前臨陣磨槍,請求他解釋不懂的課文。讀英文也從不查字典,問他就好。

 

我相當崇拜他,連帶他的台大同學們我也一併佩服。出國前他們常常到我家來玩。

 

有一天,我在中央日報副刊上看到一首新詩,題目是〈給劉鎏〉,作者是余光中。我興奮得大叫家人:「快來看,快來看!寫給哥哥的。」到底寫了什麼?我已完全忘了,但是,寫給哥哥的詩能登在中央日報副刊上,我認為是件很了不起的事。而今,六十年過去了,當時的激動情景依然清晰的存在記憶中。

 

海外華人女作家雙年會在廈門大學克立樓舉行開幕式,我提早一小時進入逸夫樓餐廳用早餐。沒走幾步就看見有人攙扶著余詩人迎面而來。

 

「余光中!」如此巧遇,我激動的直呼其名,趨前自我介紹:「我哥正在找您!」

 

事後方知,人人尊稱他為「大師」而不名。但他看來也很高興,滿面笑容的問起兄嫂近況。要我把他們的地址電話給他,一邊對旁邊的教授敘述並讚揚這個久未唔面的老友。

 

當天,聽完他的演講「從九州到世界」後,徹底了解為何他被稱為「大師」。不禁對自己的魯莽無知感到自責。

 

次日午餐時,我找了一圈才發現他坐在離大廳中心較遠的一桌。立即將電話號碼送了過去。又一會兒,想到如能和他合照帶給哥哥多好!當下請我的好友永秀帶著相機再走過去。

 

可是本以為單純的想法竟造成了別人的困擾。原來與我不謀而合,出此行動的人很多。大師受到了重重包圍。環顧四週,我感到還是立即撤退為佳。匆匆返回原桌繼續進餐,連道歉的話都忘了對永秀說。

 

很遺憾,既然與大師無緣合照,那麼,不再添增麻煩,就此告別了吧!我突然意識到做一個報上所謂的「追星族」誠非易事呢!

 

到家後,哥嫂的留言存在機器中:「余光中已來過電話了,又能通話,真好啊!」聽得出他們聲音裡散發的歡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