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之強」廈門大學

 

張棠(美國)

 

二零一四年十月底,「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在廈門召開第十三屆雙年會。接待我們的「廈門市作家協會」會長林丹婭,特意把會議安排在廈門大學,使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得以感受廈大的人文氣息與享受廈大的校園之美。

 

廈門大學由南洋愛國富商陳嘉庚先生所創。嘉庚先生 (1874-1961) 褔建同安縣集美社人,十七歲赴新加坡到父親米店工作。當橡膠第一次從巴西移植到馬來西亞時,他就買了大批種子,種植橡膠,成為新、馬地區四大橡膠王中之一人,後來更將事業擴充至橡膠產品與其他行業,一九二五年鼎盛時期,他的營業範圍遠達五大洲,共有員工數萬人。

 

雖然他腰纏萬貫,但自奉甚儉,一生堅信「教育乃立國之本」,所以當事業有成之後,他就回鄉陸續興建學校、醫院、圖書館等等後來被總稱為「集美學校」的公益事業。一九二一年他更出巨資創辦廈門大學,成為華僑在中國創辦大學的第一人。廈大現有學生四萬 (本科生兩萬,碩士與博士生共兩萬) ,是一個院系完整、教師陣容堅強、學生素質優秀的國立大學。

 

廈大三樓

 

我們會員被安排在南大門入口不遠的三棟大樓之中。這三棟西式大樓,坐落在十字路口,彼此相對相望。

 

一看「逸夫樓」三字,就知此樓必是香港邵逸夫所捐 (其實是由邵逸夫與廈大自籌資金共建) 。此樓現為國際學術交流中心,也是我們在廈大一日三餐之所在。「逸夫樓」的大餐廳可容數百人,提供廈門風味的菜餚,堪稱豐美,令人滿意。

 

我們夜宿的「建文樓」,由泰國校友丁政曾、蔡悅詩伉儷捐資建造,並以蔡悅詩女士的父親蔡建文先生命名。廈大國際性的學術活動甚多,賓館雖不以價格取勝,但因賓客眾多,常有供不應求之憾。

 

廈門十月底的天氣,冷暖適中,清爽舒適。我們房間的窗戶只有窗簾,沒有紗窗,我一夜熟睡,第二天起來,發現忘了關窗,晚上居然沒被冷醒,也沒被蚊虫叮咬。

 

我們開會的主要場地在香港校友黃克立先生所捐建的「克立樓」報告廳。這次因余光中與席慕蓉兩大詩人的蒞臨,在廈大校園引起了超級大轟動,報告廳被擠得水泄不通,連走廊與電梯都擠滿了慕名而來的莘莘學子,主辦單位只好臨時把兩位大師的演講改在建南樓中可容納四千人的大禮堂舉行。(第二天晚上,到建南樓大禮堂聆聽席慕蓉專場演講的人數還要多,有六千之眾。)

 

廈大校園

 

廈大的建築風格,多種多樣。其中最顯著的當推紅瓦白牆、綠色琉璃的「嘉庚風格」。這種被喻為「穿西裝、戴斗笠」的南洋與閩南式建築的混合體,是嘉庚先生的一種個人品味。

 

行政與教學大樓「嘉庚樓群」就是典型的嘉庚式建築:紅瓦白牆,一主四從,由廈大建築系師生所設計。主樓頌恩樓高大雄偉、巍巍壯觀,左右兩側各有兩樓相從,此即夏大「一主四從」的標準建築格式。主樓樓高二十一層,是取一九二一年創校的寓意,樓宇被設計成長方形,中間窗櫺有如方格,兩者相互配合,形似廈門的「廈」字。

 

「嘉庚樓群」的前面,有一個人工開鑿的「芙蓉湖」,湖光樹影,清雅浪漫。湖之右側有座「廈門大學科學藝術中心」,名為「翰名樓」,是由校友蕭恩明發起的「翰名教育科學基金會」所捐贈。這座「蠶頭雁尾」形狀的建築,目前是園中最前衛的藝術殿堂。

 

廈大依山傍海,有「中國最美的校園」之稱。秋日廈門,天氣溫和,陽光普照。校園中處處大道成蔭,枝葉交錯,形如穹頂。椰樹、棕櫚、紫荊、鳳凰木等熱帶花木,綠意盎然,高大迷人;而小橋流水,花紅柳綠,又是溫婉秀麗的江南風情。百花之中,以粉紅芙蓉花開得最為亮麗。廈大芙蓉花品種極好,花瓣重重疊疊,富麗多姿,遠遠望去,華麗可比美牡丹芍藥。

 

芙蓉與廈大

 

廈大校園的另一特色,就是滿園「芙蓉」,例如芙蓉花、芙蓉湖、芙蓉樓、芙蓉宿舍、芙蓉餐廳等等,我們不禁要問:「芙蓉與廈大有什麼關係?」我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芙蓉」的背後,是一個華僑興學、翁婿同心的感人故事。

正如眾所週知,廈大是南洋富商陳嘉庚先生回饋鄉梓所建,但在世界大蕭條的三十年代,陳嘉庚日正中天、紅極一時的橡膠事業受到全球經濟不景氣的衝擊,再加上日本廠商在東南亞的削價傾銷,逼得他的公司在一九三四年關門倒閉。但他建校興學的意志毫不動搖。經他變賣家產與四處募款,總算勉強度過世界經濟大蕭條的慘淡歲月。

陳嘉庚識人愛才,當他生意火紅時,他提拔培植了一位青年才俊李光前先生 (1893-1967)。李光前靠自己的勤奮與努力,獲得良好的中英文教育,二十七歲就當上嘉庚先生公司中的橡膠貿易部經理,嘉庚先生後來還將長女嫁他為妻。

 

以後的發展正如嘉庚先生之所料,李光前經商成功,成為橡膠大王和黃梨大王、世界十大華人富豪之一、和新加坡大學首任校長。

 

抗戰勝利以後,廈大從福建長汀遷回廈門,李光前捐鉅資襄助岳父,把抗日戰爭中被炸毀的廈門大學修復並加以擴建。廈大有今天的成功,李光前先生功不可沒。

 

福建省南安縣梅山鎮芙蓉鄉是李光前先生的故鄉,廈大的處處芙蓉,就是為了紀念這位重建廈大的重要功臣。

 

芙蓉餐廳

 

在校園中,走走看看,一下就到了午餐時間。文友瑞瑤和我攔住一位路過的學生,他用手一指前方說:「你們只要看到前面一大堆人湧進湧出的地方,就是芙蓉餐廳了。」

 

我們跟著人潮,來到三樓。一進門,就被餐廳的場面給驚住了--這餐廳之大,食客之多,人潮之擁擠,該是世界奇景吧!瑞瑤動作快,行事果斷,三下兩下就換了飯票券、買好飯菜、佔好位子開始吃飯了。

 

餐廳是採用個人經營,集体付帳的方式。每碟小菜價格大約在人民幣十元至二十元之間。因為每個攤位的隊伍都很長,我又拿不定主意,只好擠在人堆中走了一圈又一圈,走得滿身大汗。最後買了一碗綠豆粥和一碗水果,在全身既溼又熱的情況下,稀飯和水果吃起來特別地清爽可口。

 

餐廳之中,座無虛席,只要看到空位,就得手快腳快的坐下去。我們的對面,坐了兩位貌似學生的小姐,我問她們讀什麼系,她們都說我們不是學生,是自己隻身來廈大旅遊的。原來這芙蓉餐廳三樓是校園中少數對外營業的餐廳,只是我沒想到,從外地來廈大旅遊參觀的年輕人會這麼的多。

 

百年樹人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次在廈大的所聞所見,都叫我感動不已。我不但被百年前,華僑前輩們愛國愛鄉的精神所感動,我也被百年後,廈大生氣蓬勃、邁前向上的精神所感召。廈門大學學子們對中國詩歌的狂熱情景,更是歷歷在目,叫人終身難忘。廈大校歌:「吁嗟乎,南方之強!吁嗟乎,南方之強!」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