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般的金門

 

麥勝梅(德國)

 

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於2014年10月24至31日首度跨越兩岸,來到廈門大學和金門大學舉行雙年會,同時也邀請了名詩人余光中、席慕蓉和多位專家學者出席主題《多元、跨界:我們的寫作》的文學座談會。這次的座談會意義非凡,詩人在廈門大學親切感人的談話啟發了大家寫詩讀詩的興趣,而專家學者和文學姐妹們,也各展其長,暢談文學創作,讓我們會員大開眼界,收獲匪淺。值得一提的是,大會在10月25晚為席慕蓉安排的演講,六千位仰慕者蜂擁而來,造成空前盛況,留下一段文學佳話。

(一)

 

在我來說,最難忘的還是泰寧和金門的采風。

 

如果說,詩情畫意的泰寧丹霞地貌是寫意的話,那麼金門的風獅爺、高梁酒和戰地觀光是百分之一百的寫實了。前半程的采風是靠雙足的,跋涉山水,人間仙境,明清園的匠心獨俱,嘆為觀止;後半部卻是要用心感悟的,隨著腳程的走走停停,緬懷小鎮古厝,傾倒於高梁酒瓶下,走過彎曲坑道的陰影,我們目睹小島重建了的新家園。

 

30日早上,金門采風的節目才開始,我上了一輛停在旅館前的遊覽車,不經意地從車窗向外觀看,忽然有一道繪滿各式各樣景觀的陶瓷牆映入眼簾中,原來這就是1996年建立的文化牆,牆上有金門的戰爭遺蹟、風光景點、地理景觀、政經建設等三十幅瓷畫,我馬上覺得眼前一亮,急忙按下快板,攝下李天前將軍廟和前水頭酉堂兩處景點的陶瓷牆留念。

 

車子緩緩開動了,到莒光樓只需要10分鐘,窗外的風景一幕幕掠過,金門的街道並不寬闊,路旁綠蔭處處,不見摩天大樓,屋舍儼然卻暗藏古厝廟寺,若隱若現叫人驚喜。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金門,然而,一切卻顯得那麼熟悉。

 

(二)

 

來到莒光樓前,仰視它樓高三層的堅固外貌,恰似一座巍然矗立的城堡,細看之下,飛簷畫棟的樓頂,宛如美玉砌成的樓宇,一剛一柔相疊一起,風格迥異卻相得益彰,悠然自得。

 

置身於廣場中,我不急著步入樓內,凝視著兩尊漆黑的古砲。我發現,默默靜候於廣場左右兩邊的古砲,和它旁邊不遠處安置紅白兩色「金門」電話亭,又是一個南轅北轍的組合,這一切並不防礙興致勃勃的遊人,他們排著隊和這個富有創意的電話亭拍照,證明自己曾到此一遊。

 

我再回頭打量沉重的古砲,據稱,左為清乾隆年間鑄製的鋅質古砲,右為鄭成功昔日督訓海軍所用的禮砲。古砲只不過是敘述金門歷史的前奏曲,如要找尋金門的精神堡壘,我們還要步入樓內,才能細細咀嚼金門的百年史蹟和文物。

 

在這裡流傳著一個動人的故事。話說匾額上「莒光樓」是由當時才十八歲的賴生明落款。原來,民國50年(1961年)共軍登陸大膽島,中斷了國軍南山與北山之聯絡,當時身為傳令兵的賴生明於中途腳受重傷,仍堅忍不拔完成了從南山陣地聯絡北山的任務,被譽為英雄。當年正逢胡璉將軍出任金門防衛司令,他特地把題字的榮譽給了這位年輕的交通傳令兵,意在鼓舞基層士氣,表彰英勇官兵。在戰地前線上,讓大家相信「小兵立大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今日的莒光樓觀光性質濃厚,一樓設有簡報室,並放映介紹金門的影片,二樓展示在地風俗及金門建設成果,三樓有「毋忘在莒」的歷史典故、蔣介石總統巡視金門的照片和胡璉將軍的事蹟、歷史與文物。如果時間充足,別忘了登上莒光樓三樓的陽臺上遠眺壯闊的景緻,可以將後浦全景、浯江海潮、建功嶼、烈嶼一覽無餘。

 

(三)

 

步入「水頭聚落」,沿著石子鋪成的小路, 走過了新漆的小廟,一棵棵挺立的龍眼樹迎著一群遠道而來的稀客。瞬間出現了一組組保存得很完整的古厝, 尤其那屋頂上的燕尾式和馬背式的屋脊,特別有古意,充滿了閩南傳統建築味道。我看到一間古厝門前的對聯寫著:「明月嬋娟瓊樓喜;乘風起舞把酒歡」。果然有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的味道。

 

帶著照相機徘徊於古厝建築群中,輕輕地拍下五花八門的楹聯,深怕驚動在這裡居住的人家。有趣的是,經過我挨家挨戶地走過以後,發現家家戶戶幾乎都加上「水調歌頭」四個字的橫批。

 

不遠處有一條幽靜的長巷,文友翠屏告訴我那邊是漂亮的民宿建築,叫我快去看。

 

我在外窺探著,不知裡面是一落二櫸頭、一落四櫸頭的,還是二落大厝。古厝前庭一片綠意盎然,看來就是極舒適的房子,想必是古厝主人刻意把自已的家佈置得光光鮮鮮的,讓客人在這裡住上幾天,感受一下與塵世隔絕的滋味。

 

太美了,我彷彿走入了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

 

跟著導遊走,我來到一幢幢外觀極華麗的洋樓建築群。導遊告訴我們,這些洋樓的主人都是於民國初年離家越洋到海外謀生創業的鄉民,等到他們致富後,第一件事就是回鄉建洋樓大屋。我放眼望去,立即被一幢高聳燈塔似的樓塔吸引住。它曾在民國九十年獲選為台灣歷史建築百景之一,此樓高11.26公尺,牆厚40公分,是當時「水頭聚落」最高的建築,並以高樓能「近水樓台先得月」之意境,命名為「得月樓」。

 

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這裡的「得月樓」和緊鄰洋樓呈現的,是截然不同的建築風格和風情。過去的金門是前線戰地,這些建築群不免歷盡滄桑,經過整修後,重現昔日的輝煌,說僑鄉文化也好,說懷舊也好,正是顯示了「水頭聚落」的多種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