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在筆尖上
或在天地間的漂泊
詩人總以飄逸的風貌
出現在世人面前

右手寫詩,左手寫文
詩人不失赤子之心
執教一甲子,淡泊而光彩
如此不一樣的人生

春天是從南邊來的 (1)
一如涓涓的流水
潺潺流向大海
讓萬人沐浴於中

卻悄悄地讓鄉愁
在血紅的餘火中燃燒
熾熱的光,照亮了蒼白年代
情是舊時的濃,愛是在地的深

明天當太陽再出來時
詩人已從容
邁進更寬闊的時空
留下不朽的身影
在人間

註1:出自余光中名詩篇「讓春天從高雄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