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輪年會,想想都美死了!我們要在太平洋航行著的大船上開會。

2016年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十四屆年會,就在溫哥華至聖地亞哥的郵輪上舉行。

一群暫別俗世羈絆、盛裝出場的作家們,徜徉在我們星球最大的海洋上,仰望藍天白雲亦或浩渺深邃的星空,呼吸著波濤清洗過的空氣,優雅地品味著美食大餐,在輕波的伴隨中傾聽著各主題演講:從中國遠古的山海經,夏商周等歷朝歷代人文歷史中,人類對地球和自己的概念,到世界古希臘哲學、神話、特洛伊戰爭、荷馬史詩等等的經典基因在現代小說中的體現,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兒童讀物劇本難民潮,讀書寫作投稿,還有女性個體曲折動情的人生經歷,在縱橫捭闔中,探討人的自我認知。這一切伴著窗外的長天大海,在時空交錯中給人一種波濤起伏似的忽高忽低、白雲漂浮一樣捉摸不定和個人命運無從把握之感。瞬間?永恆?偉大?渺小?過去?未來?

人,是在這個長久存在的星球上無中生有地冒出來的,就像小蟲從蔬菜中不知怎麼就長出來一樣。與地球相比,人類很短暫。但每一個人的生活,都那麼色彩繽紛的美麗,那麼特別和不同凡響。在唏噓感嘆之餘,還是值得文學家為生命的頑強、堅韌、智慧和愛的精彩,高唱一曲不朽的讚歌。

可以在大海一樣漫無邊際的思緒中漂浮,就是幸福的滋味。新朋老友的私情,在傾心相談中昇華成一朵賞心悅目的浮雲,融入一片蔚藍色的海灣。旗袍之夜的歡聲笑語,且歌且舞,自娛自樂,盡情展示出東方資深美女們的雅致。

當然,郵輪在大浪潮中也有搖晃不定的時刻。黑雲沈沈那一晚,颯颯的海風,在暗夜裡裹著片片薄雲,在甲板,我們的頭頂上飛逝,使人站立不定,還似圖帶走一些什麼。

去年,當會長捧出這屆年會的策劃,我就心動不已。對從小就喜愛大海的我來說,這是不可抗拒的誘惑。為了這份愛,可以抖盡所有的凡塵俗事,脫身而出,在文學盛宴之中,欣賞潔白的月亮緩緩升上東山,鮮紅的太陽沈沈落下西海。當這一時刻終於來臨,比期盼中更多的驚喜,使人陶醉。溫哥華的熱忱歡迎,已令人難忘;聖地亞哥熱帶風景的海濱、洶湧的大浪,把歡樂再次推向高潮。當早晨的陽光,推開滿天籠罩著的霧紗,海水呈現出寶石藍一樣的純粹透亮的光彩,溫暖誘人。撲進海中,與海進行一次親密無間的切膚之戀,一層層迎面而來的大浪,撞擊得人不由自主地放聲大叫大笑,快意無比。那是玩滑板、衝浪的海灣,一個個浪頭從頭而降,打得人站立不穩,翻身落下後,在海裡亂滾。我就那樣張開雙臂,在一浪接一浪激烈衝擊的快感中跳著喊著,任又咸又澀的海水嗆得辣鼻。

在棕櫚樹又高又瘦的拉荷亞海邊漫步,眺望高天碧海連成一線的遠方,一路近距離觀賞海豹、海鳥,赤足走在清澈海水、綿軟如泥的沙上,和在達瑪海灣弄潮,忘記了時間,沒趕上聖地亞哥華文作協的講座。之前,郵輪靜悄悄駛離碼頭,我就錯失了近距離看水上溫哥華美景。

相較於其他美食,我對各地不同的新鮮水果情有獨鍾。聖地亞哥陽光燦爛雨水稀少。在一片仙人掌中,我驚喜地發現掌的邊緣結著一個個果子。仙人掌見過不少,也看過花,而仙人掌果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那野生的絳紅淡綠的果子,看著可人,卻是渾身帶著看不見的,白毛毛一樣的倒鉤小刺。我知道仙人掌的厲害,還是等不及去找個防護手套什麼的,忍不住直接就伸出手,小心翼翼採下了果子。飽了眼福口福,卻苦了自己的一雙手。

郵輪年會已經順利結束,而這個過程中的點點滴滴,依然像一支優美樂曲,餘音繚繞,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