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

其實,陳永秀、劉緯和我,早在七月就買好了9月25日由三藩市到溫哥華及9月30由聖地牙哥返回的機票,只不過全部都存放在我處,今天陳永秀特地過來取票,兩人一同共進午餐,并商量到溫哥華維多利亞公園去現賞植物美景,見到了她,才真正意识到等待了兩年的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十四屆雙年會就快開幕了!心跳突然加快了起來。

9月24日

劉緯帶了她的行李以及她那像陽光般地笑容由德州休斯頓來了,先在我家住一晚,两人嘰嘰喳喳地互道別情,談論一齊到遊輪上去集合開會的細節,熱閙的聚会,終於由憧憬變成事實了!

想起旗袍之夜得穿有東方色彩的旗袍,兩人決定由冰箱中隨意找點東西來充饑,免得發胖擠不進箱中凹凸有致的中華美服,世界上那有不願為美麗而暫時犧牲口腹之欲的女人?嗜愛寫作的女人們又豈能例外呢!

9月25日

在舊金山機場等到了陳永秀及章瑛,我們四人在舊金山機場等飛機的時候,先拍了一張四美照. 胡為美最後到,湊足了五朵金花,能不高興得一直張口儍笑嗎?

我有一些短、中篇小說曾在張輝先生的小說月刊中登載過,今天運氣真好!到了溫哥華,就有一位加拿大的任姓文友開車到旅社來接我門,所以不但遇見了聞名己久的主席張輝本人,還趕上了〝所到之處笑聲追〞本會的吳玲瑶前會長的演講,張開了嘴,開懷大笑一番之後,胃口大開,所以在加拿大華人文學學會招待的文學晚宴上,又吃又笑,事後摸著飽飽的肚子,覚得今天真沒有白過!

9月26日

因為NCL 要我們臨時到船上去check-in , 所以我們急急忙忙地上船,早點到也不錯,船上的午餐比較好,吃飽之後好午睡起床後穿上旗袍,由王克難領先排隊走台步,由鮑家麟文友大唱飲酒歌中的〝旗袍、旗袍〞,再由王克難高吟〝如把旗袍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声中,展開了海外華文女作家2016年双年會快樂的遊輪之旅。

少吃一些罷!小心不要把旗袍撐壞了,以後還要穿它呢!

9月27日

上午在哥倫比亞和大西洋交滙的Astoria市去參觀他們的古迹,怎麼說呢?它們這只有300年歷史的地方,由我們這些以傳播中華五千年文明的華文女作家的眼光來看,豈不是大巫見小巫?沒得比,所以感覚上真是怪怪的。

上船以後,大會改選眾望所歸的姚嘉為做下屆大會的會務的執行長,她說2018年要到台灣,來一個以〝走進校園”為主旨之行,這個主意真不錯,難怪大家都一致舉手選她。

9月28日

新晉級的會長朱立立致辭時,把〈世界美如斯〉的書發給我們看,我一看上面漏了我的那篇〈做應孩做的事〉真是失望,因為能夠擠著與眾姐妹同出一書是我的夢想和榮耀,何況下屆要到台灣走進校園,很可能用這屆出的書作為敲門磚呢!

怎庅一回事?所見的文友們都嚴肅起來了呢?回房一照鏡子,才知自己先臭著一張臉,國英呀,國英!這是幹什庅? 人家智者千慮,也會有失,何況主辦的姐妹們這麼辛苦,無薪無酬為大家服務,怎麼能因自己的埋怨而伤害姐妺之情呢?決定先由改度自已的臉色做起,要笑臉迎人,這樣,所遇見的也是一張張笑臉,要先由自已心態做起,自然而然表情就改変了!心情也會振作了起來的!

上午,朱琦教授演講;從山海經(咱們中華古人的概念)到地球村(視代世界文学的觀點),這咱们海外華文女協所終旨十分契合。

下午;張純瑛〈與永恆拔河—解讀莎翁商籟〉介紹華文外的文化世界。

施天權〈民主體系上創作〉—讓我們海外女作家瞥視本土的文学。

張燕風〈兒童讀物的多元化〉--世界大同的概念要由兒童讀物做起。

麥勝梅〈難民湧入影响歐洲社社會〉--在我看,這雖有的經濟、政治、社会一時的衝激,但由長遠歷史的眼光來看,這不也是各種文化的交流的方式之一嗎?當然,免不了有一個痛苦的過程。

沈悅〈劇本與製作〉—我正想把我最新出版的余國英文集(四)中的長篇小說—茉莉花俱樂部—(佛羅里達退休村的中國新嫁娘們的故事),改編成電影連續劇,聽了她的經驗之談,更啓發了我的雄心壯志哩。

9月29日

韓秀〈現代小說的史詩基因〉用大氣磅礡的荷馬史詩〈伊里亞德〉開展她的講題,為現代小說的作家們開拓了歷史視野及修養。

姚嘉為〈從鄉愁到越界〉,同意她的看法,我的這批大学一畢業就到美國來的老留学生,真的還有什麼鄉愁嗎?

朱立立〈視野和題材〉,視野擴寬,題材也就多了。

張鳳〈海外華語的寫作和展望〉,網路寫作和發表,豐富了文学的領域。

吳玲瑶〈讀書以提高寫作素質〉,一言中的,這是必需的呀!

姚嘉為〈投稿和出版〉在全球化的趨势下,寫作呈現跨文化的語境。

王芫〈海外中國文学的英譯〉—她認為游移於中英兩神語文間,有助於移民勻異族間的互動。

王紅旗〈女性文学論壇〉女性如何走代重男輕女的陰影,找到人生的定位。

9月30日

這一次是我們協會創會以來,首次举行的跨越加拿大、美國之間的游輪之旅,在青天、白雲、藍海中乘風破浪,正如我們女作家們的視野和胸襟一樣;海濶天空,傲視全球。

嘻嘻,不用拖著沈重的行李,在船上有吃、有睡、有喝又有玩!而且,嘿嘿,誰也不能離船,所有的聚餐、會議、演講,不但會員、連家屬的出席率都是百分百呢!

遊輪抵達聖地牙哥,大家互道珍重,依依不捨地坐了飛機回家,為這次相聚,寫下了完美的句點。

10月7日

出乎意外,更大的驚喜!

會長朱立立打來一通電話, 要我把我的稿件立刻重新寄給她,真是不可思議,經過了她的力爭, 聯經居然答應把我的〈應該做的事〉包括在要出〈世界美如斯〉的第二版內,我不但感谢她,也真是服了她!原來,完美的句點後面,還有錦上添花呢!

現在,我們大家正在努力工作,等待在執行長姚嘉為領導下,步入2018年第十六屆海外華文女作協雙年會暨海外文學論壇。

親愛的姐妹們,咱們2018年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