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文女作家2016雙年會主題為「海外文學的天空」;我們乘遊輪悠遊,在萬里長空之下飄蕩在無際的太平洋。固然我們仍可不時遙望海岸三地的故居,我們的視野卻是指向世界,我們的目標前瞻未來。在我們這些異鄉華人不斷成長和變化之際,我們的文章也漸漸吸收各地文化的精髓,跨越地域和人種的拘泥,趨向多元和全球化,呈現一片開放和無疆的胸懷。

回顧海外華人歷年來的寫作,隨著時代的變化再加上個人生活和心態的演進而呈現出不同的意境。早期的留學生文學表達的是沉重的鄉愁和僑居的艱困,深感這個美麗的土地並非自己所有,異地的華人作家如失根的蘭花般呢喃著無奈和傷感。於梨華的《又見棕櫚﹒又見棕櫚》是這個時代的文學代表,而流亡法國的蘇曉康在上世紀的九十年代還在訴說「在美麗的巴黎的那種痛苦。」當華人以堅韌的生命力漸漸適應了異鄉的生活,他們的文學作品也開始變化,呈現出寄生藤或落地生根的形象。華人為了生活不得不嘗試在異地生根立足,這個新地域不是他們的選擇,而是寄人籬下賴以生存的地方。他們敘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情境,仍然不時引發身世的感懷和對故鄉的眷戀,以一個寄居他鄉之邊際人的角度發出落寞的呻吟。當今我們仍然可以看到很多這種形式的文學創作,但是一個新的潮流己經向我們席捲而來。

文學批評家方向真說得好:「人是主動的動物,人離開故土開闢新的社會生存空間,往往會激發出原來不曾表現出的能量,而改變原有的生存狀態,使得從精神到物質更上一層樓。」在這新潮流中的人可以自由無拘地返鄉,也可以選擇不回故土。這份可以選擇的自主性解除了心理上的抑鬱,賦予他們筆下流暢的明朗﹑輕快和歡欣。他們寫的也許是與寄生藤時代同樣的題材,但是他們的出發點不同,寫作的角度也就迥然有異。在有個人選擇能力的國度裡,異鄉也就是家鄉,或是第二故鄉,他們就是這家鄉的一員,愛好並擁護這個家鄉的開放寬容多元,和尊重個人價值的人道主義。

並不是說第二故鄉的文化都是優美的,因為一旦住定了,我們也可以看到很多第二故鄉的缺點和危機。更不是說這潮流中的華人拋棄了祖國文化,因為中國文化並不是封鎖在中國土地裡的古董,而家鄉和異鄉並不需要相對或是相斥。文學的境域沒有國度的侷限,我們其實都是世界的公民,住在地球的大村落裡,與各種族文化為鄰,也擁抱不同性向的鄰居。

從這個角度寫出的文章,被香港文學批評家盼耕稱為第二故鄉寫作,是海外華人在第一故鄉寫作外的另一片天空,它能夠把第二故鄉的異族感情融入固有的家國情懷,而注入新有的內涵和新穎的意境;它與社會的發展及人群的遷移配合,與讀者的經驗緊密相扣而無隔閡;更有甚之,它也增進了海外華文文學在世界文明發展中的地位。

在文學寬闊的天空之下,也有其海岸的區別和界限。海外文學與大陸﹑台灣和香港的本土文學有基本的分別,正如文學批評家趙稀方所說:「華語系文學強調海外華人與大陸本土的差異性……,海外文學雖然是漢語寫作,然而已經過不同時空,不同文化的交融,產生了大陸本土文學所不具備的自主性……,不同時空的海外文學與大陸本土文學可以構成一種異質關係,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打破中心主義大一統的作用……。」這段話固然是針對大陸的本土文學而說,同樣的理論也可推舉於台灣文學和香港文學。

世界華人文學理當涵蓋一切用華語書寫的文學,海外文學源自中國文學,然而演變到今天,卻已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獨特天空。文學的歸屬,除了語言之外,還應把與文學有關的因素如地域﹑時/空﹑題材﹑文化﹑歷史﹑政治等等綜合一起作出考量。海外作者共同經歷離散和客居的煎熬,生存在多種文化衝擊的夾縫之中,親身體會到疏離和同化之間的掙扎;他們從異地的文化地理,以一個長距離的鏡頭對原鄉的文化重新省視和估量,導致海外作者意識上的根本變化;單一的視角逐漸轉移為多元多文化的反思,呈現出一片豐富的萬物眾生相。作家個人創作的定位也出現蛻變,像是存在於本土和異地之間的第三個國度(張翎:《疼痛是生命和寫作的起源》);甚至在自我的意識裡感到自己的“定位是如此的曖昧而虛浮”(洛夫:《在北美的天空下丟了魂》。)這種靈魂深處的掙扎和感悟,一如經過浴火的鳳凰,正是海外文學的精髓。

其實這型海外文學創作早已如星火閃耀地呈现文壇,尤其在南洋一帶,馬華文學己有相當的歷史和聲譽,但是把這個海外華文潮流在世界舞台正式掀幕的,卻是由於幾個舉足輕重的華文集團近年來不約而同地推出海外文集。其中包括(非全部詳列)世華作家協會林婷婷和劉慧琴主編《漂鳥:加拿大華文女作家選集》及《歸雁:東南亞華文女作家選集》,她們並與王詠虹合編《芳草萋萋:世界華文女作家選集》。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石麗東主編《全球華文女作家散文選》,她並與趙淑敏合編《采玉華章:北美華文作家選集》。北美華文作家協會趙俊邁等主編《書寫@千山外--北美華文作家選集》。加拿大華人文學會新近編輯《歐洲及紐澳華文女作家選集》和《歐洲華文文選》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吳玲瑤和呂紅主編《新世紀海外華文女性文學獎作品精選》;張純瑛和張棠合編《文學雙城記 -- 多元﹒越界:我們的寫作》及《海外女作家的人間煙火》,她們並與余國英合編《異國食緣》。姚嘉為在她的新作《越界後,眾聲喧嘩:北美文學新視界》中,推舉這潮流中的領銜作家,並在她主持的北美華文作家協會文學網站中,每期固定地介紹有影響力的海外華文作家。幾個大型的華文文學會議近來也在中國召開,如南京大學的(21世紀世界華文文學高峰會議),和在廣州召開的(首屆世界華文文學大會)

回想兩年前我們海外女作家在廈門召開第十三屆雙年會,主題就是跨越 -- 探索文學的普世性;我們跨出了女性文學的範疇,探索文學中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性與普世價值,也跨越地域侷限,採用置身海外多元族裔的開放視野,為各國文化做出連接的橋樑。我們第十四屆的大會,也站在往年各大會奠定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為海外文學定位,走向多元文化﹑多種族和多性向,吸收第二故鄉的文化和思想,放眼整個世界的海闊天空,鋪出我們這一代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