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今年春天興奮報名「海外華文女作協」今秋的台北雙年會後,終於盼到見面的時刻。

週三 (10/31) 晚抵台,週五 (11/2) 即前往新生南路三段的福華文教會館。在潮潮濕寒中,裹著紅外套,拖著行李,踏入報名大廳,開始接觸了一位位久仰的文學姊妹。見到了溫雅白皙的副會長、也是此活動的主辦者姚嘉為,蓬鬆短髮、依然美目盼兮的吳玲瑤,來自華府、清靈秀慧的張純瑛,來自哈佛、亮麗如昔的張鳳,在長桌前忙碌張羅登記的理事們:周典樂、陳玉琳、徐松玉和簡宛的小妹簡學舜等。筆名荊棘的資深作家朱立立會長依舊風姿綽約,高中時即聽聞過她的名作〈南瓜〉。這裡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女作家,以北美地區的聲勢最為浩大。來自加州的湘女周仰之,是我在現場結識的第一位文友。大會為我安排的室友融融,原在上海任記者,後赴美留學,作品無數。一 到寢室,即承她贈書。

當晚在福華二樓悅香軒有僑委會主辦的歡迎宴。我換了一襲黑底粉紅碎花長洋裝,與融融一起赴宴。八十多位會員連同家眷濟濟一堂,珠光鬢影,人語喧嘩。趁此餐緣,又陸續認識了數位文友:包括來自德州的哈爾濱人吳淑華及其幽默夫婿楊士民、來自溫哥華的蘇州女子王宇秀、過來和我們合影的李安和顧月華。她們和融融用快速的上海話交談,我稱她們“上海幫”。問起很想見見陳瑞琳,融融很快地將她請過來,讓我見識到這位來自西安,定居德州,筆力遒健的“唐朝仕女”(有位台灣留學生如此形容),我笑提她曾在文章中寫德州那些陝西大漢一個個看來像“兵馬俑”呢!

雖說早在2009年就成為會員,卻一直未能參加兩年一次的雙年會。這是首次投入,參加「第十五屆海外華文女作協雙年會與第五屆全球華文作家論壇」合璧的大會。國家圖書館兩天的講座,內容紮實豐富,有兩場主題演講:中興大學特聘教授邱貴芬的「台灣作家的世界觀」和小說家張大春的「書學、字學和文學」,六場海外女作家論壇, 第一天陳若曦的「尋找桃花源」、叢甦的「女人到位 – 從歷史形象到現實角色」和章緣的「春日在天涯」,第二天華府作家韓秀以她一路走來的坎坷血淚,娓娓道出寫作的力量、奮發的人生,感動全場,張翎的「女性穿越歷史的堅韌和力量」和施家三姊妹施淑、施叔青和李昂的演講和對談。
週日論壇結束後,在上海鄉村餐廳舉行閉幕晚宴,比三十周年慶的精美蛋糕更令人驚喜的是,各桌散坐著各大報副刊的名主編,包括世界日報的吳婉茹、中華日報的羊憶玫、聯合報的宇文正,我還見到了可愛的名散文家廖玉蕙,一時聽到不少驚叫、歡呼、擁抱、合影。三十年前陳若曦在舊金山創辦了 OCWWA,從二十多位會員到今天的兩百多位,一路走來,真個可喜可賀!雖只短短兩天,密集的節目精彩而豐收滿滿,還不提隨後一周內二十多個景點的台灣東部旅遊,使這次的文學聚會,更形繽紛多彩。

大會包了兩部遊覽車,載我們走訪師大、台大、故宮、士林官邸、胡適紀念館、華山文創園區等地。原計畫搭普悠瑪號前往花蓮,因普悠瑪不久前出巨禍,改為坐遊覽車過雪山隧道直驅羅東,再換搭莒光號到花蓮。先後遊覽太魯閣、燕子口、玉石博物館、雲山水、鯉魚潭、東華大學、光復糖廠、拉藍的家、知本溫泉、三仙台、宜蘭中正公園、台灣戲劇館、頭城蘭陽博物館、坪林茶葉博物館等等,緊湊精彩,實難詳盡描述,在此挑記二三:

拉藍的家

來到花東,不能不提佔當地人口大多數的原住民。難忘我們來到花蓮拉藍的家,在大廳中,聆聽一位原住民用流利國語暢談馬太鞍族的故事。言談詼諧幽默,不時引來全場大笑。他提到北上念大學時,在宿舍中,諸室友聽到他是原住民,嚇得對他很提防,不敢跟他往來,好像他隨時會“獵人頭”似的。
遊覽車上的資深導遊劉先生也很喜歡耍幽默,常東拉西扯,胡謅一通。車上有位來自上海的方向真,他就大拿她的名字做文章,常漫口稱呼她:方向針、指南針、指北針…來自北美的李安,因與大導演同名,也常讓小劉開玩笑。他倒是最尊崇車上的文壇前輩陳若曦,對她呵護備至。
小劉除了詼諧,也提供了不少知識。車子從台東沿著海岸線向北行駛,右邊是浩瀚的太平洋,左邊是連綿的海岸山脈。藍天白雲,正是明媚時光。來到呼藍平原,他要我們留意左邊不遠處的呼藍山,看來像觀音的側臉,說是當地原住民的聖山,不准任何人入山砍伐。有回三位漢人犯禁入山伐樹,都遭原住民擊斃。法庭判原住民無罪,表示尊重他們的“聖規”。為此而做到環保,不亦善哉!

黃春明的紅磚屋

文人來到宜蘭,不能不想到黃春明。我們從晴朗的花蓮搭自強號來到宜蘭時,卻逢傾盆大雨。在雨中來到[黃春明的紅磚屋],這是黃春明在宜蘭打造的兒童樂園。多位熱誠的招待人員,使我們賓至如歸。長桌上擺滿了各色佳餚,是我們最難忘的可口晚宴。哪管屋外掃興的風雨,這裡處處溫馨,處處布置著兒童的繽紛幻想,有貼滿圖畫的大樹,有黃春明自繪自寫的兒童書。他在這裡給小孩子講故事,跟他們演戲,帶他們創作。當晚看到八十四歲,經歷兩次化療的黃春明在桌前振筆疾書,給數十位購書者簽名,好一股昂然奮發的精神!好一盞激勵的明燈….

舞者的雕像

宜蘭,像是歌仔戲中的哭旦,每次接近她,她就在落淚。那個濕潮的早晨,小劉說要經過中山公園,去看雲門舞集名舞蹈家羅曼菲的雕像,因她的姊姊,來自新加坡的羅伊菲就在我們之中。想必也是受她之託吧?千里迢迢來到宜蘭,怎不趁機去憑弔自己的親妹妹呢?她們有四姊妹,這位修長而美麗的小妹不幸十二年前因肺癌而香消玉殞,享年僅五十一歲。她生前全力奉獻於舞蹈,是林懷民最器重的搭檔,她的離去,在舞蹈界幾乎無可彌補。我們撐著傘在綿雨中,卻遍尋不著。小劉去打聽,原來雕像暫時被挪走,為了要重新整修,開闢一個荷花池,讓她在池上翩翩起舞….落了空,優雅嫣然的羅伊菲靠在牆邊一臉黯然。

宜蘭為歌仔戲發源地,我們的行程自然少不了台灣戲劇館,再次親近楊麗花與許秀年。想其全盛時代的全台風靡,如今在這快速變遷的時代中,願她們仍有薪火相傳。

這次旅遊,很高興結交了不少文友:和我同桌吃素的顏敏如,文文靜靜的,來自瑞士,帶了位高大的洋夫婿,用德語交談。來自密蘇里州的周密,她那靈健的媽媽也是會員呢;來自法國的楊翠屏,還跟個壯壯的法國夫婿。在遊覽車上,熟悉了前後左右的幾位:來自加州的張燕風、南卡的林麗雪、洛城的莊維敏、紐約的曾慧燕、加州的李安和上海的方向真等。有文友自遠方來,誠然不亦樂乎!
來去匆匆的兩周台灣行,扎扎實實享受了文友相聚之歡和四處旅遊之樂。在此格外感謝海外女作協的細密策畫與辛勤付出。下一棒將交給張鳳,我們美麗的鳳凰!且拭目以待。 (11/23 & 11/30 分上下集刊登於「亞特蘭大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