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雙年會的會後旅遊,我們一行七十多人,遊覽了台灣東部三縣(宜蘭縣、花蓮縣、台東縣)的幾處著名景點。其中最後一日(11月10日)的行程--參觀「台灣戲劇館」,最讓我感興趣且印象深刻。

「台灣戲劇館」設於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內,於1990年成立,以維護和推廣歌仔戲、北管戲曲、布袋戲、傀儡戲為重心。

我們在館內停留了約一個小時,導覽的陳女士解說得非常詳細。大家聽得興趣盎然,對這類台灣傳統戲曲文化增加了不少認識。

台灣戲劇館共佔用三個樓層。一樓主要是介紹及展示北管戲曲的內容,外加一個專題特展『第一苦旦廖瓊枝』。*註【註:廖瓊枝是台灣著名的歌仔戲花旦】

走入一樓展廳,在一幅「北管戲曲」的說明海報旁,有一圈低矮的紅色圍欄,裡面圈坐了四具顏色鮮豔、形狀威武的巨大半身人偶。較大的兩具約兩人高,他們是北管戲曲的守護神,又稱「戲神」--田都元帥和西秦王爺。坐前面的兩具人偶,體型略小,是兩位戲神的隨從兼護衛。

緊接著,看到四則北管的「對聯與俗諺」:「輸人不輸陣 輸陣歹看面」*註1;「金繩捻翅變蔭豉 海蜋拗腳變豆乳」*註2;「吃肉吃三層 看戲看亂彈」*註3;「八隻交椅坐透透」*註4。 這些諺語用台灣話讀起來,別有一番幽默與趣味。令人聯想到台語也有不少類似的諺語,小時候常聽嬸婆、阿嬤們講。只是隨著老一輩的凋零,如今這些諺語已經很少聽到了。

【對聯與俗諺註釋:註1「個人榮辱事小,團體面子事大」;註2「金蠅捻去翅膀後狀如餐桌上的蔭豉,無法再到處飛;招潮蟹若被折去蟹螯及腳,就如同醃漬過的豆腐乳,無法再橫行霸道」;註3「吃肉吃五花肉(“三層”乃肉中精品),看戲看亂彈(“亂彈”乃受高度評價與重視的北管大戲)」;註4「原本是形容精通各種樂器的北管樂師,現已廣泛用於各行各業,拿來稱讚對所從事的行業既精又博之人」

再往後走,迎面躍然呈現的是一張印有「表演型態」的大幅海報。「陣頭」、「排場」與「子弟戲」是三種頗具特色的北管戲曲表演型態。這些簡單而充滿氣勢的隊形給了我一些靈感,打算做為日後編舞時的參考。

繞過特展區來到另ㄧ邊,一面特大號的鑼,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鑼是北管戲曲的重要道具,在演出時往往帶來鑼聲喧天的效果。因此,導覽老師戲稱,北管戲曲是 “台灣的重金屬音樂”。

此外,展示大廳中央還陳列了一組十分有趣的人偶「布馬陣」。*註。
【註:布馬陣--藝陣名。為台灣早期流行於民間農忙閒暇時的一種民俗藝陣舞蹈;又稱為「竹馬兒」、「竹馬燈」、「跳馬燈」、「馬兒燈」--『台灣大百科全書』】

登上二樓,進入一間大迴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繪有雙龍嬉戲圖案、色彩鮮豔的布袋戲台,台前並擺放了幾張長條板凳。導覽老師說這裡是「布袋戲劇場區」。民眾可以租借戲偶,在此上台親手演練。

往裡走,是傀儡戲偶與布袋戲偶的展示廳。一個玻璃展示櫃內,陳列了兩個不同的戲偶及兩個戲偶的拆解對照說明。原來傀儡戲偶分泉州和漳州兩個系統,泉州的較繁複花俏,漳州的則簡單樸素。導覽老師解釋,因泉州較富庶,要演釋一個從年輕到年老的角色,泉州師傅會製作幾個不同的戲偶來區分不同的年齡,而節儉的漳州師傅,只用一個戲偶,以更換鬍子、頭髮、衣飾的方式,便可以從年輕演到年老。傀儡戲於19世紀隨該兩地移民傳來台灣。一般在婚禮、節慶或廟會中演出。

布袋戲偶又稱布袋木偶。構造比傀儡戲偶簡單。布袋戲偶只有頭,身體是個布袋。比較講究的布袋戲團,木偶雕刻生動,服飾繡工精美。布袋戲也起源於大陸,約於19世紀隨移民渡海來台。

展示廳內陳列了大大小小數十個木偶,還有一座鍍金、裝飾華麗的布袋戲台。其中有一批布袋戲偶體型較大,造型美觀、裝扮明豔。據悉是當年「金光布袋戲團」收山時,捐贈給台灣戲劇館的。館內其餘木偶顯然也是來自不同的戲團。因布袋戲式微,市場萎縮,戲團相繼退出江湖。於是,這些木偶便如一群孤兒般,被送進了「台灣戲劇館」。

我想到月前看過的一部紀錄片「紅盒子」。該片記錄布袋戲國寶大師陳錫煌先生,面對傳統布袋戲消逝的無奈與無助。此片引起一些社會民眾(包括我)對傳統戲劇文化逐漸式微的關注,甚至想要做些什麼,來支持這些民俗文化藝術的延續。

觀賞完二樓展示廳,在導覽人員的鼓勵之下,眾人紛紛走向劇場區的布袋戲台,去租借木偶嘗試演練。我也借了兩個戲偶,站到戲台的布幔後,享受操控木偶的樂趣,並拍照紀念。

三樓的展示廳是屬於歌仔戲的世界。一半的空間被劃為「歌仔戲皇帝 楊麗花」的展示專區。其餘的部分則陳列了十幾套歌仔戲華服和幾幅歌仔戲的海報。這些海報介紹了「宜蘭 歌仔戲的原鄉」、「歌仔戲百變容顏」、「戲說生旦淨丑」、「從傳統老戲到胡撇仔戲」、「在扇花與水袖間」⋯等。

停留在三樓,參觀民眾也可租借戲服巧扮古人。許多同行會友興沖沖地穿戴起整套戲服擺樣拍照,場面十分熱鬧。一時間,我們彷彿回到古代,遇見了許多嬌俏可愛的古典美女。

台灣戲劇館除了館內的展示之外,還會利用週末開設「歌仔戲傳習班」,以及不定期舉辦歌仔戲學生公演,充分顯露對於民俗戲劇文化維護與推廣的用心。在此祝願「台灣戲劇館」能夠廣獲社會與民眾的喜愛與支持,讓這些珍貴的文化藝術能持續的流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