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若來台灣,下飛機後直奔花蓮好了。”那天下午前往花蓮藍天麗池酒店途中,看著車窗外水墨畫般的田疇房屋,忍不住對坐在身邊的伊菲阿姨說。

“希望明天天氣放晴,我們就可好好欣賞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美景了。”在台中天母及宜蘭羅東山間水湄度過童年、少年歲月的伊菲阿姨望著車窗外細雨迷濛的天空說。
第二天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拉開窗簾觀天氣。

“太好了,阿姨,天放晴了。”

看到蔚藍的天幕下一大團白雲玉帶般纏繞著對面的山腰靜待紅日噴薄而出,不禁雀躍,趕緊發信息給阿姨。

“太魯閣國家公園尚未開發的時候,我們幾個同學就徒步去那裡露營過,那時我們剛剛大學畢業……”前往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旅遊巴士上,伊菲阿姨興致勃勃地憶起舊日好時光。

一掠而過的青山少女般露出一臉羞澀,條條潔白的紗巾或半遮半掩,或前繞後搭,青澀中平添了幾分嫵媚,格外打動人心,恨不得即刻下車徜徉其間。

“太魯閣遊客中心到了,大家下車後可到附近走走,然後到管理處觀看有關太魯閣的短片。”導遊話音剛落,巴士穩穩當當停了下來。

走出巴士,貪婪地嗅吸著,清香撲鼻,神清氣爽。

“我們沿著山路走走吧。”大好時機,豈能白白錯過?

遠瞧蒼翠欲滴,近觀遒勁有力,透過樹稍的陽光極盡慷慨,但終究已進入十一月,氣溫不冷不熱,可謂徒步山林的大好時節,可惜時間有限,只好把滿心歡喜定格於幾棵老樹下。

觀賞過令人賞心悅目的影片,大家輕鬆愉快走上神秘谷步道,其實就是中橫公路緊挨太魯閣峽谷的人行道。抬眼望,懸崖峭壁之上天藍雲白;低頭看,峽谷底部水流潺潺。那天藍得確實正宗,只是那水並不怎麼清澈,地質的原因。

不覺間就到了一處濃蔭蔽日的休憩之地,大家隨意坐定,談笑風生,拍照留影后,依依惜別。

“雲山水”,這個名字誰取的?雅緻脫俗得直接把“花蓮”二字比沒影了,但它其實就是一個湖,圍繞這個湖的當然少不得花草樹木,那樹只認得一種,就是椰子樹,彎曲得很好看的那種,倒影在湖裡等著遊人的觀賞、讚歎。秋後的緣故,似乎沒見到什麼花,草倒是不少——茅草,白花花一大片,頗吸引眼球。
“我最喜歡茅草了。”伊菲阿姨喜上眉梢。 “我們過去拍照吧。”

於是脫離了人群,奔那茅草而去。

一紅一綠兩個“妙齡“女子,在雲山水湖畔的茅草叢裡使出渾身解數、擺出各種姿勢、忍俊不禁開懷大笑,笑聲驚動了對岸百米外的茅草,它們紛紛探出頭來,爭著搶著入境,想要成為花蓮的代言者嗎?

山水花蓮,浮光掠影,期盼下次再相逢。2018年12月19日 於獅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