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2016年休士頓的秋天,記得那日陽光燦爛,百花開放,ㄧ片藍天,白雲朵朵,美極了。我坐在後院手捧著咖啡,抬頭望著天空數著白雲,陣陣的桂花清香隨風飄來,加上氤氳的咖啡香,此時此刻我沈醉在大地天人合一的氣氛中,無憂無慮地放空自己,正閉上眼睛陶醉的告訴自己“我好幸福喔!”

就在那剎那間,隱約聽到了電話鈴聲。這一聲果真從此擾了我的清夢;電話那一端傳來姚嘉為的聲音。她的聲音一向柔軟誠懇有禮貌,溫文儒雅的態度與外貌讓你能夠十足地相信“不疑有它!”。 不知是醍醐灌頂,還是五雷轟頂,我只聽到她最重要的一句話:“妳可不可以幫我的忙,做我的財務理事?“

我心想,“現在我的清夢已經被侵擾了,如今還得寸進尺想霸佔我兩年的美好光陰。太划不來了!“  十年前,結束海外女作協的財務理事一職後就退隱山林,足不出戶。如今要我重現江湖,泱泱人海所識無幾,我當然豪不猶豫的拒絕了。不過,嘉為畢竟是大家的好朋友,我還是告訴她:”先找別人吧!“  她或找,或沒找,就這樣子一兜又回到原點。 我終於答應助她ㄧ臂之力。

經過兩年的共事,發現她做事認真,力求盡善盡美、運籌帷幄鉅細靡遺、廣納善言、或遇事一肩挑,常常是裦獎取代苛責的團隊好領袖,是一起工作的最佳搭檔。按景小佩以欽佩的口吻問我說:“你有沒有注意到嘉為常用的一句話? ”她當場模仿嘉為客氣的語調:“「我也不知道耶!讓我去問一問再回答你好嗎?」就這樣簡單的擺平了我們這批幾凡有懷疑而發問的老太太們。” 景小佩笑著繼續說……。

如今,大會結束已月餘。 回到家後心身倶疲,相信大家仍有意猶未盡的惆悵。十天的同桌吃飯、同車歡樂、同室研討分享酸甜苦辣的海外遊子的生活與寫作的經驗,此共遊共研累積的感情,必定在分手後正為情所苦,思念著對方吧! 這是一個成功的年會也是校園巡訪為開海外女作家與國內大學學子們共聚一堂論文學之歷史先河。着實為風塵僕僕遠道而來出席盛會的每位會員們,拍手鼓掌表達敬意。

如此成功的年會畢竟是兩年的苦心孤詣連續不斷的開會討論定案出來的結果。每月的開會得集合在不同地域的理事們如:秘書長周典樂來自加州;副秘書長陳玉琳來自德州達拉斯;公關理事簡學舜來自台北;網站理事邱大陸來自舊金山;副會長姚嘉為在休士頓;財務理事徐松玉,我,在休士頓偶而在西雅圖。處於不同的時區,要聚在一起開會談何容易? 典樂和大邱不能替家人準備晚餐;學舜不能貪睡必需早起;玉琳正吃著晚飯被迫中斷;嘉為和我那晚就沒有了晚餐。回顧至此,擱筆而嘆:“為誰辛苦?為誰忙?“  

六人幫的革命奮鬥情感就這麼建立起來了。若非我們這羣幫手對姚嘉為的理念,為聯絡海外女作家們與在台灣各大學學子間的感情,以建立日後與海外華文文學有了溝通的平台,頗有共識,否則繁雜的會務,大大小小的煩宂,教你過著無一日好眠的日子。我們六人幫又何必自討苦吃?

好在六人幫,從起初未曾謀面互不相識,直到開會報到那天,初次見面的擁抱,這種革命情感更加昇華了。環顧四周一箱箱印好的書、會議手册、作家們的大作、印著明顯白色字體“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三十週年紀念”的保溫瓶及紅配黑的大手提包,都整整齊齊的擺在顯眼的櫃台邊,那樣的亮麗!那樣的引人注目! 這一堆堆的成品不就代表著我們六人幫苦心耕耘的成就。我欣喜,暗暗地告訴自己:年會必然成功!

開會只能用電話連線,由嘉為主持,按著預先訂好的進度表往前推進。討論事項有秘書長典樂要幫忙編文集校稿,更新會員通訊錄兼催繳會費。催繳會費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順利的話馬上接到支票及附函說聲“謝謝!對不起!”典樂就可及時上電腦更新,以配合印刷裝訂需要的時間;否則,不但拖了時間還落得“討債鬼”的惡名。典樂永遠咧著兩排白齒笑瞇瞇的笑臉,帶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開朗面對。可是一旦超過了她的底線,高分貝的響亮度必教你無條件投降。各位翻開手上的通訊錄,見自己的大名現入眼裡,是否有滿足感?這就是典樂負責的工作。

網站理事邱大陸,筆名大邱,文筆生動,電腦程式師退休。優雅修長的個子,沈默寡言但很愛笑。籌備會開會時話不多。她負責管理網站,提供各方面資訊與通告。開大會全靠她把網站維護得像個佈告欄,清清楚楚的公告資訊給大家。否則迷失的、誤點的、走錯路、搭錯車的⋯⋯等等,必將層出不窮。 大家都有個快樂的旅程,得感謝大邱負責的網站佈告欄叮嚀得如此詳細周密。她還設計雙年會活動手册,與典樂合作整理捐書名單,與嘉為合編《喻麗清紀念文集》都很專業。

公關理事簡學舜,是名作家簡宛,洪建全基金會執行長簡靜惠的么妹,也是駐外大使胡大使的夫人。如此厚實的背景,請她負責公關,實至名歸。可是這位“公關”在籌備會期間,足著步鞋、身穿家常服,遊走各家廠商比價、 設計、訂模;團體照像、餐館訂位,買蛋糕、早餐 、訂做橫幅、買文具等滴滴搭搭的事。學舜完全脫去貴夫人的外衣去做跑腿的工作。雖曾遇到無禮的對待,但她不在意的嘻哈笑聲卻傳達了“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喜樂與豁達。

副秘書長陳玉琳,自謔是“有架子的人“,可是我們六人幫的台柱之一。這兩年間,她做了心臟支架手術,可能因藥物的作用,這次見面,她的臉圓了些,體彪了些,她又自詡是“楊貴妃第二“。她負責接受報名、收款、聯絡飯店,住房,旅行社,訂合同⋯⋯等煩瑣複雜的芝麻小事,我尊稱她為”小飛俠“ 。她做事的俐落,果決和準確是我在這次的工作團隊中學習到的。她負責的項目都與錢、契約和時間息息相關。遇到不明理者,以為僅要報名寄支票如此簡單而已,殊不知承辦人收到支票後還有一些繁雜的作業程序。走筆至此,真是無語,只記得我還欠她台中有名的蜜豆冰一碗,替她壓壓驚!

嘉為做事認真,鞭策每人各司其職,各盡所能,努力追求最好的,盡力表現最佳的。於是買ㄧ送一,夫人有事丈夫服其勞的文化就出現在團隊裡;與其說是五人小組的啦啦隊,不如說是五人一組的工兵團,隨時待命打零工,名單如下:梁如愚(典樂);林志亮(大邱);胡惇卜(學舜);賴坤泉(松玉);和勞苦功高的傅衣健(嘉為),衣健是位領頭羊,募得大款,設計文集封面,攝影,電腦列印截圖,協助我對帳⋯⋯等等,是幕後大功臣。

台北雙年會已畫上休止符,六人幫的工作也結束了。是否達到與會會員的滿意就見仁見智了,但至少六人幫已經盡心盡力。低頭自問:“給點稱讚肯定別人的奉獻有那麼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