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參加雙年會,聆聽前輩作家們精闢的演講,驚嘆佩服之餘,總會自我激勵要多努力。所以自入會以來,我從不錯過這個可以學習的機會。今年的會後旅遊安排了花東之行,行程十分吸引人,我更是排除萬難,從頭跟到底。 

初識東華大學

        不到東華大學,不會知道台灣有校園這麼大的大學!我讀過的德州理工大學及俄亥俄州立大學,校園都廣闊無邊,東華大學與之相比,卻絕不遜色。

        東華大學有風格時尚的建築,宏偉的圖書館,迷人的小湖,美麗的校園。有楊牧書屋,王禎和文庫,文藝氣息濃厚。東華創校僅二十四年,我已出國四十餘年,當然不知道有這所大學。看到這麼好的環境,不由羨慕在這裡讀書的學生,教書的教授。如果我年輕十歲,真的很想來這裡謀份差事或者來這裡進修。

         嘉為辦年會的心願之一是帶我們走入校園,在台北我們走進了師大跟台大,接著帶我們翻山越嶺來到東華。東華的校長親自前來接待,主辦的須教授熱心多禮,一入校園便覺親切萬分。校園環境美好,學生純樸認真,安靜地聽講座,我們順順利利地辦完一場座談會。      

漫步燕子口

        不到燕子口,見識不到中橫的壯觀!這裡山高水長,立霧溪的激流急湍劈出一條壁立千仞的美麗峽谷,一座吊橋橫過山谷,風景之美難以言喻!晚秋之日,看不到一隻燕子,只看到崖壁上一個個的壺穴。

        本以為崖壁上的洞穴是燕子洞,看解說才知是地下水的出水口,就好似從水壺裡倒出水來故稱壺穴。一路緣溪而行,真的看到幾個洞中有泉水湧出。位置比較高的壺穴,據說在雨季,溪水大漲,地下水積滿時才會湧出水來。有些洞穴並不出水,則是遠古以前被河水侵蝕的痕跡。許多腐蝕洞穴高高掛在絕壁上,見證萬千年前河水的水位之高,現今看到的河床因被河水持續地衝擊,越切越深,才變成今日如此低深的水位。地殼不斷在變動,山海都有可能易位,誰又能知道千百年後,我們現在站的位置會在何處呢?

        橫貫公路不愧是鬼斧神工,一小段路上便見一個山洞接著一個山洞,洞隨山轉,名為九曲洞。過了九曲洞是靳珩段長紀念公園,這裡是他當年督鑿公路殉職之處。橫貫公路劈山開路,不難想像艱困危險的程度。有了這條公路,打通了台灣東西兩岸的交通,才開發了梨山農場與大禹嶺茶山。我們才能在今日漫步燕子口,這都是前人的辛勞與某些人的犧牲換來的。公園裡有靳段長的塑像,我以恭敬之心對他深深地一鞠躬。遙想他當年的不幸,不由慼然!

        從公園邊緣往溪谷中看去,有塊突出在溪水上的山岩,很像印地安酋長的側面,叫做印地安酋長岩。仔細看去,酋長突出的額頭,深陷的眼睛,隆起的鼻樑,微張的嘴,確實一清二楚。酋長的下巴正好被溪岸托住,恍惚一位巨人趴在溪邊喝水,這是大自然間風化水蝕的傑作。

        離燕子口不遠處,有一觀景台,在這裡可以望見峽谷對面的錐鹿斷崖,斷崖半山腰上有一條明顯的橫線是錐鹿古道。這條古道原屬於合歡越嶺古道的一部分,是古時太魯閣各部落間往來連繫的交通要道。古道有多少年的歷史,不見任何史料記載。只知它原來只有三十公分寬,這麼窄的距離,又在半山腰,行走起來該是多麼的驚險。近百來年古道陸續被拓寬,現在已有一公尺半寬,人可通行無礙。但這段路不能隨便進出,除了要申請入園許可,每天還有人數的限制。令人想不透的是,如此的險峻深山裡,居然也有原住民?而斷崖山壁乃是堅硬的大理石,古人是如何開出那三十公分的小路來的?立霧溪水急灘險,不適於行船。乳白色的溪水,含過高的礦物質,看來也不適合飲用。山中無耕地,只有靠打獵為生,思考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山裡的原住民與大自然博鬥,仍能生生息息繁衍到現在,實屬不易。          

與原住民面對面

        看到馬太鞍三個字,還以為這裡的原住民善於騎馬。結果馬太鞍是阿美族語的音譯,指的是樹豆,跟騎馬完全風馬牛不相干。傳說阿美族的先民來到這裡看到滿山遍野都是樹豆,於是就以樹豆為地名。我們一般吃的碗豆、蠺豆、四季豆,都是一年生草本的藤生植物。而這種樹豆是木本,豆子長在樹上。

        我們來這裡探究生活在馬太鞍溼地的阿美族故事,請拉藍老師為我們解說。這位老師曾是山地狀元,高分考入台北工專,說得一口標準國語,娶了漢族妻子,不論在平地發展得多麼好,他還是選擇回到家鄉。他把阿美族的習俗文化用說笑話的方式講給我們聽,幽默詼諧間,弄不清他說的是真是假。他說阿美族的傳統重女輕男,父母的財產由女兒繼承,兒子分不到,所以阿美族的家庭以母系為主。  

        馬太鞍在花蓮光復鄉,多溼地沼澤,盛產蝦、蟹、泥鰍、鱔魚等。拉藍老師為我們介紹了阿美族補魚的特殊文化 – 巴拉告。阿美族的先民發明一種獨特的捕魚方法,為魚蝦打造適於牠們居住的魚屋,請魚蝦入住,他們用這種方法來補魚而不必去到處找魚,稱之「巴拉告」(阿美族語音譯)。阿美族打造的魚屋有三層,底層是大竹筒,吸引土虱、泥鰍、鱔魚、鰻魚等無鱗的魚入住。第二層是樹枝,吸引蝦、蟹入住,甚至水生昆蟲會在那產卵。最上層鋪設細小樹枝水草,吸引有鱗的魚如吳郭魚、鯽魚等來棲息。說來阿美族人非常有智慧,想出這種方法捕魚,省力又安全。此地靠近北迴歸線,一年四季都熱,阿美族捕魚男子,通常只圍一塊布便下水抓魚,戲稱中央擋布。值得一提的是,巴拉告補魚文化已編入小學教科書。

         據拉藍說,南島語言很長,一句「我愛妳」,有二十多個音階。由於一句話很難用三言兩語說清楚,所以夫妻之間懶得吵架。然而這麼複雜的補魚方式,卻只用「巴拉告」三字就能說清楚。他是否唬弄我們,便可想而知了!

又見東海岸

        大一暑假我曾參加過東海岸健行隊,喜歡東海岸的自然原始,時常夢想重臨東海岸。今日終於如願以償,我又站在東海岸邊脁望浩浩太平洋。   

        三仙台是阿美族的聖地,亦是東海岸最有名的景點。現在的風光與記憶中稍有不同。但比印象中更美,海水藍中透綠,清澈見底,奇岩怪石,各具姿態。新蓋的八拱橋造型很美,更增添了此地的嫵媚。傳說呂洞賓、李鐵拐、何仙姑三仙曾在島上憩息,因此取名三仙台。                      

        過了北迴歸線進入花蓮豐濱鄉,這裡亦有一處非常美麗的景點 --石梯坪。當年走東海岸,不記得來過此處。此地的岩岸,比三仙台還要漂亮。這裡的風化岩石大部份被海水洗刷成白色,有遺世獨立的美。海蝕溝、海蝕洞裡潮來浪轉好看又有趣;還有許多遠看像一朵蕈類的壺穴,穴中有海水、海藻、水中還見到幾許小生物,甚是奇特。

         石梯坪前方有廣袤的草坪,上面安置了幾件美麗的藝術品,數株椰子樹,景致優美宜人。草坪對面一幢白色小樓,賣咖啡冰棒,十一月天東海岸仍然酷熱難擋,買根冰棒正好消暑。小樓環境潔淨花樹整齊,我跟先生坐在那裡吃冰,他生平第一次遊東海岸,興奮地讚嘆一路的景觀自然天成巧奪天工。

        東海岸一路上碧海藍天,青山如畫,來到這裡心靈也跟著純淨起來。山野間白色的芒花遍野,海岸山脈上湧出朵朵白雲,一朵朵飄滿山頭,再飄向天際。白雲在天上海闊天空,任意飄揚,多麼的自在。若曦大姐說她一生都在尋找桃花源,不就在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