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女作協  專刊

會長的話

簡宛

時光飛逝,才記得兩年前,海外女作協在北卡州,舉辦千禧年大會,以「新世紀的文學與生活」為主題,談文論詩,齊邦媛教授在大會所主講的「文學的視野」一直 是我們聆聽過他演講的人,銘記不忘還時常討論的話題。會後同遊藍嶺山,一起歡笑還共舞的歡樂,令人難忘,大家都期待著再共聚一堂,相互談論我們心中的共同 所愛─文學與寫作。

我們是從文字的營養中長大的一代,從小連一張報紙也不捨丟棄的成長歲月中,有文字的書都稱之為「孔子公」,絕對不能踩在腳下或坐在在上面,對文字的尊重連帶著對知識的尊敬,讀書人自有一種不受世俗論斤稱兩,也不隨波逐流的自在。

生活在海外以英語為主的社會,選擇自己喜愛的文字和文學,是完全自我內在的意願。文學的目的是使人學習並得到內心的愉悅,這些年來,在世界不同的角落,我 們執著於文學所愛,經由文字,釋放出詩歌散文 與小說等創作。每當我讀到文學姐妹們所譜寫發表的文字,心中湧出的不僅是欣賞,還有息息相關的情懷。是文字串聯了我們彼此的思維,在海外暢銷的世界日報, 是我們以筆築橋的重要媒体,尤其是有一塊供大家發表的副刊園地,文學姐妹因此得以傳遞內心深處的創作與理念,此次大會專刊得以出版,除了下任會長朱小燕的 辛勞策劃外,也要感謝世界日加拿大林國泰社長的慷慨贊助,這是我要代表所有的會員,特別向世界日報致謝的。

            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轉眼己步入十三年,猶記得一九八九年在柏克萊陳若曦家的客廳,我們十幾位來自各地的文學姐妹,歡聚一堂,那時旨在聯誼,並不重形式, 雖然有些人是第一次見面,但經由文字早己一見如故。遠地的女作家,分別住在灣區的文友家。從柏克萊第一次會後,接著在洛杉磯西來寺馬來西亞吉隆坡,台灣台 北,以及北卡嘉麗市,都是我們兩年一聚的會場所在。時光流轉,年會氣象己非昔日,但是存留於我們心中,念念不忘的是大家歡聚一堂,相互鼓舞的文學姐妹之 情。

兩年前從喻麗清手中接下會長重任,我心中其實有許多的猶豫。因為我一向認為寫作是非常個人的事,在時間永遠不夠支配的情況下,舉辦大會必定會失去許多自己 喜愛的讀書和寫作時間,尤其是在海外的作者,分佈世界各地,辦一次大會實非昜事,但因不忍拂逆大家對我的信賴,只好全力以赴。也許因相見不昜,大家更加珍 惜相見的機會,因為是非營利非政府組織,而能得到對文教基金會與文學關心者的贊助與支持,會員因為大家各自出錢出力,而有了來自內心真誠的尊嚴。我由衷感 謝。借此機會,特別向贊助者─洪建全文教基金會,實踐文教基金會,聯合報,自由時報與中國時報及僑委會等致上謝忱。

這兩年來,會友中不斷有傑出的表現,有不少會友得到文學獎,也有會友得到服務獎,有會友捐贈文學講座獎,也有人贊助寫作,更有不少人出了新書………….,海外傳薪,大家都在為文學而努力以赴。雖然有人慣用主流支流來區分海內外文學,我卻愛以細水長流自勉。巨浪狂流若不能源遠流長,也不過是一時之興風作浪而己。文學只有好壞,而沒有主流或支流之別,漂流或安居,是在內心而不在形体。

兒時讀過「愛的教育」,作者夏丐尊說過的一句話,至今印象深刻; 他說「文學因為無用,所以不朽」。文學無所不在,是人類精神生活的重心,生活中因為有了文學,而有了空間,我們在生活中因保有不被世俗影響,不被金錢左右的空間,而有了迴轉遨遊的天地。

            文壇前輩琦君女士,多年來總在給我的信尾,不忘加上「報上見」做為道別語,我也願在此與文學姐妹們相互勉勵,在此紛擾多元的世界中,願我們都能保持內在的 清明,勤於讀和寫,並為文學與寫作效力。寫作沒有捷徑,唯有從不斷的讀和寫中而來,讓我們謹記齊邦媛教授所談的文學視野,那是我們要用一生的心力去拓展與 學習的課業。           

            謹在此感謝下任會長朱小燕多月來的辛勞策劃,並預祝溫哥華大會成功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