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封面

      如今,大家都知道出版一本嚴肅的文學作品很不容易。王鼎鈞先生曾說過,台北爾雅出版社的隱地是出版界的出版「家」,不是出版「商」。於是作者於三月底冒昧寄去了《淚濺維加斯》短篇,希望他抽空審閱,並表達了希望由《爾雅》出版的願望。沒想到即刻收到隱地的肯定答覆。連續寄去幾篇近期內的短篇小說,由他一一審閱。他決定集結出版。他說《爾雅》每年度只選擇性出版十本文學作品,不為營利,只為維護這片日益狹隘的文學天地。這樣的回答為作者帶來無限喜悅與敬意。於是《五月花夫人》的短篇小說集 ,今年七月由《爾雅》冒險推出。這裡的「冒險」是指賠錢。

      這五個短篇小說的背景有一些相似處,所處理的主題卻不相同。如〈緣來緣去〉所處理的是華裔女性強人,因緣際會,原可以立足於足以傲人的美國政壇,卻因種種細節,被迫放棄輝煌的政壇遠景,令做為美籍華裔女性不無遺憾。如〈銀婚之夜〉,原本祝賀著幸福美滿的二十五年婚姻,卻因養子的變態導致了毀滅性家庭悲劇。如〈淚濺維加斯〉因女主人雙目失明,而導致鳩佔鵲巢,引發了連串無法扭轉的人生失落與遺憾。〈情繫書樓〉是敘說成長在象牙塔中的女性,一旦因人生突來的變故,遭遇了震撼性的打擊,面對現實所經歷的起伏人生。而〈五月花夫人〉則是一段或因人性的貪婪,或因人性的自私,或因人性的膚淺無知,而引起的背叛而導致親情愛情破滅⋯。

      總之,這些故事能集體和讀者見面,是作者最大的快樂。最後,做為作者,最大的願望,當然還是希望這些故事能得到讀者的共鳴及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