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追思哀悼的文章,都是麽開頭的。

我是出了《七十八十之 》這本書後,很想寄一本你留念,並附短信候。可是又聽你在休養,不接見訪客,不看e-mail, 是遲疑下來。然後,你就突然的走了!

我們一共不曾見過幾次,但我却對你有很深的親切感。早年我以重慶」筆名在中副投稿時,也常在那兒看見你的名字並閱讀你的作品。那時雖然不認識你,心中却已把你當作未曾謀面的同甘共苦的戰友。然後在永秀家相識,覺得你真實,誠懇,感情豐富,正符合我的想像。

你非常努力,寫作不斷。前後曾送我五本書。我知道你寫過數十本。豐沛的文采是我極其羡慕的 。文词典雅,内容的範疇和層面愈来愈廣。實際上赠送一本已令我心存感谢了。因為我們各居東西兩岸,没機會相聚,又不通信。仍能想到我,多麼不易!

你在書上字:「 送给重慶 :麗清1989,6,16 」,「重慶:託永秀去Boston 之便帶此書給你。别以為我們忘了你。麗清敬赠 1991,8,19 」。「劉渝:一回相見一回老,歡迎搬來灣區。麗清特赠。2007,7,17 」

當我寄给你我的第一本書重慶文集 重慶著》,你有了一個問题,你說你不懂為什麼我的書没有序也没有後記?難道對自己剛生的一個孩子,没有任何話要說嗎?

我無言以對,只感到問得有理。以後的書(僅兩本而已)就有了序。

還有一次我的思路乾澀,對寫作失去信心和興趣。你來信鼓勵,真實的情意,寥寥數語,深入我心。我是不會忘记的。

麗清,我們見面的次數如此之少,但你對我的影響却有很多,真的謝謝你!祝你在天家的生活快樂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