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八月中,突然在書桌抽屜中找到了幾張麗淸早期之畫作,上有莊因題的字,因為知道麗清病重在家,不願和老友們見面,便電郵寄了給她亦附了給永秀及美麗. 麗清當天便感性的回應:

謝謝章瑛還找得到這些少作
那時候我們多麽年輕多麼快樂啊
還記得我們一起在 Fairmont Hotel上
過結婚紀念日的呢
回憶真好,它可以去蕪存菁

麗清

美麗亦呼應,道及二十六年前麗清畫了一系列以花為主题的作品,莊因為她题的字。當時大家四、五十歲,如今大家七、八十歲,真讓人感慨,鼔勵大家珍惜當下。

illustration 2
喻麗淸早期畫作,莊因題字。

當時我馬上聯想到有一年我們和永秀、敬弢,麗清、孟湘三家一起相約去加拿大的班芙過結婚紀念日,結果隂錯陽差,孟湘很早為大家訂的旅館,怎麼樣也找不到我們的訂單。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住進班芙Spring Hotel 的最後两間房,我們只好三男三女,男生一間,女生一間,分住兩間地過了一很奇特的结婚纪念日。當晚每間房得加一張床,我們房間的床很快就送到了,永秀還給了五元小費(不記得是美金,還是加幣?) 没想到過了一會兒,又有服務生來送床,我們告知己送過了,服務生非常不解,要我們形容是誰送的,永秀説,是一位穿著制服,臉色蒼白的男孩送的,服務生哦 」了一聲便離去。

第二天我們六人坐船遊湖,導遊談起班芙Spring Hotel 有閙遊魂一説,仔細聽他説,有位年輕,在那兒做了很久,己往生的服務生,仍然常會出現,為住客服務。 麗清、永秀和我三人相望,有些背脊發涼,下船後迫不及待回到了旅館,問禮賓部是否有此事,她説她不清楚,只知多年前有一旅客睡到清晨,所有的傢俱均自動換了位置。一陣凉氣,再打聽下去,這家老旅館曾經歷過大火,設計師設計後少了一間等説法,這種種曾使我們對班芙之遊,增加了許多難以忘懷的回憶。當然還有其他,如孟湘清晨漫步發現了一家「銀龍」小館,因物美價廉,我們連續吃了三頓,分攤費用時,我們都不會算相互之間欠的小錢,最後找不出銅板,開玩笑地連郵票,過敏薬都出籠了,當做抵押,不了了之。又如回來後似乎孟湘的一封信,讓原來所訂的旅館退了張支票,我們三家又快樂的聚了一次,來回味班芙之旅。

去年八月中回應麗清,我曾寫過一首打油詩電郵給大家, 「三男三女各一屋,遇了送床小男鬼,每天忙著吃銀龍,回來還有退房金」,形容我們的另類之旅。永秀至今仍難忘懷小鬼的蒼白笑容及拿了她的五元。正如麗清所説,「回憶真好,可以去蕪存菁」。如今斯人己逝,麗清榮歸天國,永息主懷,我們這些快四十年的老友,帶著無限回憶,以聖經之傳道書三章與孟湘及家人共勉之。

(8/21/2017 與中華日報副刊同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