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麗清只有一面之緣, 那是2002年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在溫哥華舉行的雙年會,會後在林婷婷家小聚。在這之前,讀過她的一些作品,文字清秀,給人一種清新而又親切溫暖的感覺,見面後給我的感覺是文如其人。麗清生於江南,成長於臺灣,長期居住海外,但江南才女的靈氣始終環繞在她的創作中。

我後來和她有過不多的通訊, 也向她約過稿,她也都認認真真客氣地回覆,也許在她的記憶裡我只是一個淡淡的影子,但她在我生命的列車裡卻是無法忘懷的曾一度同車的旅人。她到站下車了,我還在繼續旅程。

在我參與編輯的第十二屆世界華文女作家選集《芳草萋萋》,麗清的散文「外婆家」以 莎士比亞的詩句結尾:

歲月日復一日地躡足前進直到最後一刻
我們所有的昨日不過替傻子照亮到死亡的道路
熄滅吧熄滅吧短促的燭光
生命不過是移動的影子

人生如寄,今日重讀麗清散文,感觸尤甚。也許來日在世界的另一端有緣會再相遇。那時我們還會是那種你說的「不酸不苦的境地」麼?

2017年8月14日於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