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相知相惜

相遇
在河的兩岸
看不到你
卻聽到你鼓鼓心跳
溫情如汩汩河水流盪

時間川流
聚成沃土
慈悲的眼淚雕塑成繽紛而清寂的花園
只等待蝴蝶歸來

凝視
雙瞳如深潭
看不見的 詩人的眼淚
墜入 無底
直到靈魂最深處
微笑的北極星

化蝶
停駐在詩人如蓮花的心
不離不棄
不離不棄


(二)夢一場

日有所思
佳人入夢來
夜半驚魂
只怕詩人告別

魂牽夢縈
非關情事
相知
相惜
相伴
彷彿彼此重疊
共用一顆熱烈的心臟
共享一個靜謐的靈魂

只怕詩人不在了

再也找不到我自已


( 三 ) 斷情


悲傷深沈如海
想要脫離軀殼而去
呼吸屬於自己的空氣

騎著白色的馬
在無際的藍色草原上
像鳥一樣的飛起來
不曾回眸
風從髮隙穿過
像流去的 一輩子的歲月

不帶走一片雲彩
沒有落日在等待
奔向沒有天際線的 無色無欲的最終點

原來
原來其實是沒有終點的
一切回到最初
最初的愛
最初的依戀


Ps.這首詩是回應麗清寫給我的最後一瞥〉一詩,這首詩與後來刊登的〈最後一瞥〉,文字有些許不同


( 四 ) 最後的凝視

盤坐在那兒
似須彌山
如如不動

削瘦嶙峋的臉
不沾染任何人間煙火
像貼近天際的山巔
超然
雙眸澄澈如冰雪透明

目光游移至闖進來小小不安熟悉的臉
冰雪融化
情深凝望
不捨
千言萬語冰封在堅實的白牆裡
點點頭
點點頭
了然於胸

羽化登仙之前
最後塵俗的留戀

後記:
第一次見到麗清,她已是成名已久、家喻戶曉的作家,而我才執筆初寫作。

我自來喜歡她充滿人文關懷、悲天憫人又溫馨清雅的文章。然而不擅言詞的我,覺得我和她中間隔著一條河,我只能站在河岸的這一邊遠遠地看著她。而她居然寫信給我,甚至畫了一幅畫做成卡片寄給我。

於是我越過河岸,與她攜手相伴一路同行。

越相知,越相近;越相近,越相惜。

麗清本就像姊姊一般疼我,慢慢地兩家越走越近,親如家人。

麗清病後,我憂心如焚;麗清過世,我心如刀割。我失去的不只是一位姊姊,失去的是知音。

千言萬語,僅以四首詩表達我與麗清的情誼。

(8/21/2017 與中華副刊同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