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城市街道上都有黃線,這不稀奇。

在Oroville(以下簡稱歐城)有些街上畫的是一條很粗很顯明的綠線。

沿著綠線走,綠線就可以把你帶到一座一八六三年建造的「中國古廟

中國古廟,Chinese Temple,加州第七七0號古蹟。廟門上寫著―列聖宮―三個大字。廟前有一座很大的香爐,足有一人高。廟的前後是一大片綠草地,儼然是一個以中國廟為中心的小型公園。

環繞著寺廟四周,全是果樹:無花果、白果、桃、梨、柿子與批杷,一看便知是中國人的庭園。因為只有中國人的院子才可以忍受不種花木而種上非常實用的果樹。

列聖宮是美國加州最大最老的一座中國廟,據說從前在這廟裡,道教、佛教、孔教合而為一,所以叫列聖」。想當年,歐城曾有一萬中國人聚居的記錄(如今只存三十五人),這廟里香火鼎盛之狀,不難推測。一八六三年,還沒有排華法案,這裡的中國人,雖然形跡古怪,卻也風光一時吧。

知道歐城的中國廟,極為偶然。

我們第一次走訪,是因為在微佛城尋找道教的雲林廟」,我門問當地人Chinese TemPle坐落何處,大家搖頭說沒有。他們說:

這裡只有Joss House,也是一種中國廟。要去Oroville才看得到真正的中國廟。」我不知道Joss House是否專指道觀,而Temple則是佛寺。總之,我們由此得知歐城還有一個比 “「雲林廟」更有名的中國廟。

由微城驅車直赴歐城,只有兩小時路途。

可惜,我們到時已四點二十分。中國廟的管理員不肯賣票給我們進去參觀,因為四點半是他們打烊」的時間。

我們只見廟門口除了「列聖宮」三個大字,尚有一隻大鼎,氣勢不凡,頗有古意。廟旁有一旗台。

守廟人給了我一份歐城公園協會印的中國廟簡介」,就自去旗台降下美國國旗。

旗桿旁的白果樹,成串成串結了許多青白色的果子,無花果樹更是肥大無比,後來才知道已有百年的樹齡。沒有花朵的草地,沒有花朵的果樹,單調而清寂。紅磚的廟瓦已非新紅,而是灰白的褪了色的古董紅,滄桑之感,襲上心頭。

我一面翻看簡介的小冊,一面繞廟三匝」,宛若訪友未遇。不肯離去。直到夕陽晚照,才悵然而歸。

第二次專程走訪,原是跟舊金山辦事處的茅先生約了去IGO(埃垢)與ONO(歐諾)尋找中國人的足跡。

車上提起在歐城與中國廟」 緣鏗一面的憾事,茅先生即說:

我也很想去看看,我們不妨繞點路過去。」

開車的不是別人,正是單人駕駛單引擎小飛機華僑精神號」由舊金山飛越太平洋到台北去,打破了世界航空史紀錄的蔡雲輔先生。對一個飛過七千多海里路的人來說,繞這點路簡直不算什麼。

於是,早上八點由舊金山出發,中午十一時到了歐城。沿著綠線,我終於又見到了叫我念念不忘的中國廟」。

買了票,一走進去,我不禁大喜,真正感到不虛此行」。

除了正廟,左側有一陳氏祠堂,二樓還有王氏祠堂及議事廳。

正廟是公用的,陳氏、王氏大概人多財盛,則用私用小廟。王氏祠堂,洋人稱之為月廟」―因大門圓如滿月。議事廳是當時中國人的法院、代書處、銀行兼郵局,現在還能令人遙想當時繁忙的景象。

廟建於一八六三年。一八八四年排華之後,有許多中國的東西常常被人一把火燒掉。這座廟卻沒有。可是,一九O七年,一次空前的大水災卻沖毀了這兒的中國城,中國人因此紛紛離去。

此廟於一九三O年為市政府收購,一九四九年重新整修,後來又陸續在廟旁加添了一個中國花園」、一座古繡堂」和一間小型博物館。

中國花園在廟的圍牆裡面,非買票進來是看不見的。內有蓮池、小橋、假山,仿中式廂房天井建築,庭園內無一樹不是原產中國,連猴栗(Kiwi)及冷杉(Dawn Redwood)都有,非常可愛。

最值一提的是一九六八年才加蓋完成的古繡堂」―裡面收集了許多極精緻的中國刺繡品,有結婚禮服、廟會旗幟等,同時也收集了很多中國古董。一套皮影戲道具,據說價值連城,亦收藏於此。

最叫人唏噓的是坐落中國花園偏僻一角的小木屋。其破爛、其簡陋,看了叫人心碎。門上的門簾是一床破棉被的棉胎―用以阻擋人世無情的風霜雨雪吧?門內用品極簡。木屋上釘著一塊木牌:1860--1870,Typical Chinese Dwelling」(當時一般中國工人的居所)。

所謂赤手空拳」,所謂“白手起家」,對於先僑而言,真是字字真實,句句血淚。看了那間小破屋,不感慨者,幾希!

說他們什麼也沒帶到美國來,其實並不準確。他們帶過來更偉大的東西―刻苦耐勞的精神和與中國生死相依的那一點文化。中國廟,那等在綠線盡頭的歷史的痕跡,它為我們所傳承的不也就是這點信息嗎?